2019新年寄语:做人生的硬核玩家

  28 Dec 2018     New Year and Love

从10年读本科起,便每次都是在外过跨年的。这其中有与好友在觥筹交错、电话叙旧间度过的,也有独自一人通宵游戏、赶项目中度过的。我并非是一个特别在意仪式感的人,大多数节日于我的意义不过是一个可以懒散休息的假期。然而跨年多少还是不同的意味,岁月流逝的感伤,会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变得特别强烈。小时候这种情绪还要淡一些,然而等到要离开校园、告别学生生涯的时候,更加会伤感年少时无限的种种可能,慢慢要开始收敛汇聚,这时才会对时间更加珍惜吧。所以也许有必要用一些文字来纪念过去的时光,以及勉励自己。

18年对于我自然不是幸福快乐的一年。感情失败的阴影足够笼罩一切。面对曾经恋人的一句算了,我困惑,自责、无力、不舍、痛苦却又无可奈何。抛开感情不谈,也许更深层的痛苦来源于是自己对前路的迷惘。之前的恋爱更像是一种止痛药,麻痹了这种痛苦,而当恋爱结束,这种痛苦伴随着失恋的悲伤,变得更加难以难以承受。

一直以来,我信奉的都是做好手边的事,然后开放的心态面对这种未来的选择。但是这些前提是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以及相信自己事业的价值。博士四年多,随着科研从兴趣变成一项日常工作,许多项目也并不是那么有挑战性,热情多少有衰减,毕竟如今的科学领域,不会再像20世纪初,各种惊天动地的发现每一天变革着人们对自然科学的认知。再转头看看现在热门的信息科学,机器学习之类的领域发展如此热闹,多少也会觉得有些羡慕嫉妒,却又不屑于去盲目追逐热点。我当然毫不质疑这些信息领域的成果最终将重塑我们探索、改造世界的方式,但假如投身其中,我又能扮演多重要的角色,这是我所考虑的。

然而这些并不应该成为自己彷徨不前的理由。虽然年岁渐长,似乎面前可能的路越来越少,然而应该始终相信任何时候开始都不算晚。何况选择才刚刚开始,无论是沿着自己现在的轨迹抑或是从头来过,是选择继续学术还是去工业界,重要的是不要因为畏惧或是逃避而去选择另一样。同样也不要害怕选错:让你犹豫的选择,通常都一样好(UCLA交流的时候Klug教授与我聊天时说到的)。自己恋爱的时候,想法不知不觉会偏向于找个安稳的好工作,与恋人共享余生。倘若能一切持久,这固然美妙,然而终究人心易变,人事易分。如今没有了恋情的牵挂,也能做更纯粹的选择。

前段时间看到知乎上一个有意思的问答,说怎样才算得上是人生硬核玩家。恰好之前玩过一个算是非常硬核的游戏黑魂:其中充满恶意的游戏环境,尤其是每次死亡伴随的巨大损失,令人望而却步,每走一步都只能小心翼翼。相比来说,人生的诸多选择及其后果可谓是温和多了,其最硬核之处恐怕在于所有的一切选择都没有读档重来的余地,失败的风险变得更加不可接受。然而倘若因为这些风险就畏缩不前,或者绕道而行,就如同去游乐园,因为害怕而不去做刺激的过山车,所有的乐趣也就失去了。只是与此同时,好的心态也必不可少,一切更重要的是“玩”,过于纠结成败反而也会错失许多乐趣。许多时候貌似,佛系的人,内心反而更加执着,大概也是以其成败不惊,才不至为失败所累,更能坚持初心。另外,眼光也不应该局限在身边的人和事,有时候把自己置身在更广阔的世界中,一切眼前的挫折也就微不足道了。

至于感情的事,我自然明白无法勉强,更不该用过往的经历去困住别人。但最终却是我自己深陷其中走不出来。离合循环也许也是人生常态,但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如此的难以接受。本科时候因为感情失败痛不欲生,曾经觉得以后感情上也许再也不会有那么投入了。四年之后,我还是把自己的心全部交了出去,伤的也更深了,却没有什么好后悔的。不知道这次又需要多久才能放下,但相信时间总会有一天冲淡的。古剑3里,晴雪被问到长久地惦念一个人是什么心情,答道并没有那么非同寻常,对于牵挂之人,自然尽心竭力,况时光之中也不仅仅这一人一事。也许这么古朴的感情观和现在的时代有些格格不入,可我偏偏却一直是这种心境。不过终究一切冷暖自知,既然不愿意刻意忘却过往,不妨就带着这些好好生活,相信旅途之中,会有更好的来替代。

薛烨光 于Evanston家中


License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

Comments